澳门金沙娱乐

【让梦想照亮大海深处的油气藏——记2018年度海洋人物、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牛成民】
发布日期:2019-06-13 浏览次数: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:[ ]
分享到:

渤海石油管理局办公区外,有一条林荫掩映的悠长的“回”字路。每日正午,天气晴好且不忙时,53岁的牛成民会在这条路上顺时针走上一圈。

这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一个时间段。

即便如此,了解他的人一旦迎面遇见他,通常也会因“不想被他一头撞上来”而选择绕行——他那没有焦点的双眼和偶尔的一个趔趄会告诉你,他的心思还在冰冷的岩心库里、在海底数千米之下的“地宫”中、在不断更新的勘探图上。

“为者常成,行者常至”,这是牛成民信奉的一句格言。参加工作三十年来,他如同老黄牛一样在经济领域为党工作,在石油热土躬耕不息,用水滴石穿的韧劲和“拓荒者”般的创新精神,为我国油气事业突破一道道勘探“封锁线”,破解了一个又一个“地下密码”。

“魔术手”点化“藏宝窟”

眼圈泛黑的牛成民,有一双白皙有力的巧手。他曾用它们驭球如风、在“掰腕子”比赛中力压群雄, 也曾用它们刻画诗和远方、描摹故乡的风景。

在他笔下,有往往一年都回不去一次的“天下最美”的大草原,有记忆中潺潺的流水和一望无际的林海,有似乎永远开不败的漫山遍野的向日葵……

但时不时地,“背靠火山角砾岩和火山灰堆积起来的大黑山”“花岗岩石林,是火山和冰川活动共同作用的结果”等暴露职业的字眼从这位勘探人的口中冒出来,于是那些美丽的风景干净利落地“尬”成了地质现象。

更多时候,这位“勘探诗人”念兹在兹的大草原,在手机铃声中;他终日看到的向日葵, 是插在花瓶里的针织品;梦田里的大好河山,则是勘探图上纵横交织的线条。

那也是一双“勘探魔术手”。

过去十年,这位渤海油田的“摸金校尉”创新勘探理论,在别人认为缺油少气的地方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发现,指导发现了垦利10-1、渤中34-9、垦利10-4 和垦利9-1 等十余个大中型油田,合力为国家贡献三级石油地质储量5.6亿立方米油当量。

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需要奇思妙想去破解,地质构造也不例外。几乎每一个经他指导发现的油田,都犹如大海捞针,像创造奇迹的神话。

渤海石油研究院油藏工程师李果营说:“牛成民总能用最初令人匪夷所思、许久才恍然大悟的方式,在别人没有突破的地方取得突破。”

李果营清晰地记得,渤南探区曾在一个圈闭打了两口井,储层发育相当,结果却大相径庭:明明中间看起来没有断层,一口井里出的是油,另一口出的却是水。这就好比一个火锅,如果中间没有隔断,清汤和辣汤是不可能泾渭分明的。

这个传统石油地质学理论无法解释又无人在意的难题,却被他在脑海里找到了沧海桑田的蛛丝马迹。他大胆提出“隐性走滑”断裂概念及控藏机理, 实践发现了莱西构造带垦利9 亿吨级油区。此后,“隐性走滑”断裂控藏机理在中国海油国内外探区得到推广应用,取得了一批重要勘探成果。

无独有偶,他创新建立的断裂-火山岩联合控藏模式,不仅将过去渤海油田科研人员眼中的成藏破坏者——火山岩“变废为宝”,更在过去勘探形势图的空白处,让中国海油当年最有价值的一个油田、“十三五”以来渤海第一个新增油田浮出水面。

“牛角尖”钻出“一片天”

在渤南勘探室副主任杨海风眼中,亦师亦友的牛成民是一个矛盾体。

一方面, 他严谨理性、成熟稳重。日常管理、专业工作、党建团建等,哪样都缺不了他, 经常要从早到晚处于“两脚悬空”状态。然而,在别人看来分身乏术的琐碎工作, 又总被他认真细致、有条不紊地“炖”出了滋味。

另一方面,他又是激情的化身。石油行业有一句话:“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。”一旦脑海里有了油气突破的方向,他就特别爱钻“牛角尖”,面对质疑百折不回,大有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气概。在杨海风印象中,牛成民指导发现的许多油气发现,都是他在“敢第一个吃螃蟹”中被“冷水”泼出的“金娃娃”。

渤海油田历经50余年勘探, 位于渤海东南部的垦利6 区,却一直是勘探“ 禁区”, 究其原因是该区位于渤海湾盆地的边缘,构造破碎的同时又伴随着多期火山喷发,地震资料品质非常差,难以满足钻探要求。由于迷雾重重,该区构造解释方案一人一个想法,甚至同一个人睡一觉醒来想法又会有新变化,导致这里虽历经多轮次研究并进行过井位汇报,但始终未能通过专家审查。

当垦利6区遇到牛成民,这个勘探“禁区”便被他打了“柳暗花明”的“前站”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一头钻进“牛角尖”里,坚持认为垦利6 区存在着巨大勘探潜力,并充分发挥“磨”字诀,使得垦利6区目标审查再次被提上日程。

为了以最快速度给出有说服力的钻探目标,他一面向专家请教,一面查阅大量的科研报告,甚至连1990年上大学时的课本都翻了出来。整整一个月,他成了母亲、妻子和女儿眼中“不回家的人” —— 晚上和周末他都在办公室度过。地质工程师王亮在提到他时,轻轻扇动了一下空气,仿佛隔空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泡面味儿。

一个月后,该构造区迎来公司风险委专家的审查。那次审查,专家们苦笑连连——他竟作了渤海油田史上用时最长的一次井位汇报—— 一共417页幻灯片;一上午没讲完,下午他又讲了1个多小时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那次汇报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,一次性审查通过了3个井位。井位钻探实施效果之优,让昔日的质疑者也竖起大拇指——仅其中1口井就获得百米油层,揭示了该区巨大勘探潜力, 成功解开尘封多年的“禁区”的“封印”。

“一团火”焐热“冷探区”

我国天然气总产量的80%以上来自西部,而中东部地区消费量占全国天然气总消费量的70%。随着中东部空气质量问题日渐突出,对天然气的需求愈趋旺盛。

要解决这一问题,最直接有效的一个办法是,在京津冀的“枕头”边——渤海湾,发现一个“及时雨”式超大规模气田。

这可能吗?过去50 多年的勘探历程中,无论渤海油田,还是处于渤海湾盆地的其他六大油田,始终没有找到大气田,渤海湾盆地“富油贫气”似乎已成定论。但牛成民始终相信,没有哪座高峰不可逾越,他要做的就是,用“一团火” 般的热忱, 焐热一颗颗“ 秉烛夜行”的心,继而放射出思想的光芒。

早在十余年前,渤海油田勘探热点都集中在浅层时,牛成民就目光灼灼地望向勘探“冷区”——渤西探区,以及深潜山、凹陷区天然气成藏规律等许多人兴趣缺失的领域。他提交的渤海第1口深埋潜山井井位,钻探后首次突破了渤海5000米井深, 获得101.8米厚的气层,成为渤海深潜山天然气勘探的“开山之作”。

五年前,“冷区”依然是“冷区”,就在这时,他又迈出了令人费解的一步——“明珠暗投”,将他作为勘探专家可以申报的科研项目经费,“砸”给十多年未获得优质商业发现的渤西探区。

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——把经费放在辽东、渤南这样的热门探区,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出成果,易如反掌交储量。相反,“押宝”给渤西探区,这种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行为,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。

只有他自己明白,这是心结——老探区的“低迷”就像一根刺,一直扎在他心里,他希望把它连根拔出来,尽早突破这道勘探“封锁线”。

那段时间,通过产学研用一体化协同攻关,他和项目组取得多项重大认识突破,并建立了5种油气成藏模式,这为渤西勘探带来了新思路,连续斩获曹妃甸6-4 和曹妃甸12-6 两个大中型商业发现,“冷区”勘探形势陡然明朗。

此后,他又带领勘探科研团队,逐步完善渤中凹陷成藏理论体系,渐渐雕刻出了魂牵梦绕的潜力天然气构造雏形——渤中19-6 潜山。

渤中19-6气田钻探三年来,时常“枕戈待旦”的他,像变了一个人一样:作为“健身达人”的他再没摸过篮球,他的山地车一直沉睡在后备厢,他的草原情怀淹没在不断更新的勘探图里,他的面庞由“白里透着红”成了“黄里透着黑”……

渐渐地,他抓住了“突破传统300 米储层限制”这个将渤中19-6气田由中型气田升级为超千亿方大气田的“牛鼻子”。

渤中19-6-7 井,是改变整个渤中气田命运的一口井。牛成民和团队成员日夜守在实时动态前,抢时窗攻关论证进一步“加深进尺”的可能性。就在很多人想要见好就收的时候, 牛成民没有“收手”,他带着团队成员继续挖掘那几根“心电图”一般的曲线潜力,并审慎地提出第三次和第四次加深建议。

这一“决定性瞬间”的结果是:与设计井深相比, 探井总计加深进尺635米,增加400多米的巨厚气层,一举确定了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——渤中19-6气田千亿立方米储量规模。

就在人们沉浸在大发现的胜利喜悦中时,牛成民却悄悄离开了——他要第一时间为渤中19-6-7 井的一线科研团队申报及时奖。

这对牛成民昔日的“助理”张参来说司空见怪。他最佩服的莫过于牛成民的“ 平常心”。“他就像古代的侠者一样,总是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,把鲜花和掌声留给别人。”

“勘探工作是一个群体性工作,只有团队协作,没有孤胆英雄一说。”这是牛成民始终坚守的一个信条。

最近这段时间,在渤中19-6 气田附近,牛成民带领团队又摸到了下一个气田的藏身之所。他变得更忙了,那条“回”字路上,很难再见到他的身影。但他上党课时对科研团队说的一句话,似乎还在漫漫勘探路上回响:“油气勘探没有禁区,科学探索永无止境。作为新时代的勘探工作者,我们要再接再厉、奋力奔跑,让中国梦、海洋强国梦,照亮大海深处越来越多的油气藏。” ( 记者 郝艳军 见习记者 张妍 通讯员 邬静)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
目的地搜索
返回
【让梦想照亮大海深处的油气藏——记2018年度海洋人物、渤海石油研究院地质总师牛成民】
发布日期:2019-06-13 信息来源:中国海洋石油报

渤海石油管理局办公区外,有一条林荫掩映的悠长的“回”字路。每日正午,天气晴好且不忙时,53岁的牛成民会在这条路上顺时针走上一圈。

这是他一天中最放松的一个时间段。

即便如此,了解他的人一旦迎面遇见他,通常也会因“不想被他一头撞上来”而选择绕行——他那没有焦点的双眼和偶尔的一个趔趄会告诉你,他的心思还在冰冷的岩心库里、在海底数千米之下的“地宫”中、在不断更新的勘探图上。

“为者常成,行者常至”,这是牛成民信奉的一句格言。参加工作三十年来,他如同老黄牛一样在经济领域为党工作,在石油热土躬耕不息,用水滴石穿的韧劲和“拓荒者”般的创新精神,为我国油气事业突破一道道勘探“封锁线”,破解了一个又一个“地下密码”。

“魔术手”点化“藏宝窟”

眼圈泛黑的牛成民,有一双白皙有力的巧手。他曾用它们驭球如风、在“掰腕子”比赛中力压群雄, 也曾用它们刻画诗和远方、描摹故乡的风景。

在他笔下,有往往一年都回不去一次的“天下最美”的大草原,有记忆中潺潺的流水和一望无际的林海,有似乎永远开不败的漫山遍野的向日葵……

但时不时地,“背靠火山角砾岩和火山灰堆积起来的大黑山”“花岗岩石林,是火山和冰川活动共同作用的结果”等暴露职业的字眼从这位勘探人的口中冒出来,于是那些美丽的风景干净利落地“尬”成了地质现象。

更多时候,这位“勘探诗人”念兹在兹的大草原,在手机铃声中;他终日看到的向日葵, 是插在花瓶里的针织品;梦田里的大好河山,则是勘探图上纵横交织的线条。

那也是一双“勘探魔术手”。

过去十年,这位渤海油田的“摸金校尉”创新勘探理论,在别人认为缺油少气的地方取得了一系列重大发现,指导发现了垦利10-1、渤中34-9、垦利10-4 和垦利9-1 等十余个大中型油田,合力为国家贡献三级石油地质储量5.6亿立方米油当量。

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需要奇思妙想去破解,地质构造也不例外。几乎每一个经他指导发现的油田,都犹如大海捞针,像创造奇迹的神话。

渤海石油研究院油藏工程师李果营说:“牛成民总能用最初令人匪夷所思、许久才恍然大悟的方式,在别人没有突破的地方取得突破。”

李果营清晰地记得,渤南探区曾在一个圈闭打了两口井,储层发育相当,结果却大相径庭:明明中间看起来没有断层,一口井里出的是油,另一口出的却是水。这就好比一个火锅,如果中间没有隔断,清汤和辣汤是不可能泾渭分明的。

这个传统石油地质学理论无法解释又无人在意的难题,却被他在脑海里找到了沧海桑田的蛛丝马迹。他大胆提出“隐性走滑”断裂概念及控藏机理, 实践发现了莱西构造带垦利9 亿吨级油区。此后,“隐性走滑”断裂控藏机理在中国海油国内外探区得到推广应用,取得了一批重要勘探成果。

无独有偶,他创新建立的断裂-火山岩联合控藏模式,不仅将过去渤海油田科研人员眼中的成藏破坏者——火山岩“变废为宝”,更在过去勘探形势图的空白处,让中国海油当年最有价值的一个油田、“十三五”以来渤海第一个新增油田浮出水面。

“牛角尖”钻出“一片天”

在渤南勘探室副主任杨海风眼中,亦师亦友的牛成民是一个矛盾体。

一方面, 他严谨理性、成熟稳重。日常管理、专业工作、党建团建等,哪样都缺不了他, 经常要从早到晚处于“两脚悬空”状态。然而,在别人看来分身乏术的琐碎工作, 又总被他认真细致、有条不紊地“炖”出了滋味。

另一方面,他又是激情的化身。石油行业有一句话:“大油田装在地质家的脑海里。”一旦脑海里有了油气突破的方向,他就特别爱钻“牛角尖”,面对质疑百折不回,大有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气概。在杨海风印象中,牛成民指导发现的许多油气发现,都是他在“敢第一个吃螃蟹”中被“冷水”泼出的“金娃娃”。

渤海油田历经50余年勘探, 位于渤海东南部的垦利6 区,却一直是勘探“ 禁区”, 究其原因是该区位于渤海湾盆地的边缘,构造破碎的同时又伴随着多期火山喷发,地震资料品质非常差,难以满足钻探要求。由于迷雾重重,该区构造解释方案一人一个想法,甚至同一个人睡一觉醒来想法又会有新变化,导致这里虽历经多轮次研究并进行过井位汇报,但始终未能通过专家审查。

当垦利6区遇到牛成民,这个勘探“禁区”便被他打了“柳暗花明”的“前站”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他一头钻进“牛角尖”里,坚持认为垦利6 区存在着巨大勘探潜力,并充分发挥“磨”字诀,使得垦利6区目标审查再次被提上日程。

为了以最快速度给出有说服力的钻探目标,他一面向专家请教,一面查阅大量的科研报告,甚至连1990年上大学时的课本都翻了出来。整整一个月,他成了母亲、妻子和女儿眼中“不回家的人” —— 晚上和周末他都在办公室度过。地质工程师王亮在提到他时,轻轻扇动了一下空气,仿佛隔空还能闻到他身上的那股泡面味儿。

一个月后,该构造区迎来公司风险委专家的审查。那次审查,专家们苦笑连连——他竟作了渤海油田史上用时最长的一次井位汇报—— 一共417页幻灯片;一上午没讲完,下午他又讲了1个多小时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那次汇报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,一次性审查通过了3个井位。井位钻探实施效果之优,让昔日的质疑者也竖起大拇指——仅其中1口井就获得百米油层,揭示了该区巨大勘探潜力, 成功解开尘封多年的“禁区”的“封印”。

“一团火”焐热“冷探区”

我国天然气总产量的80%以上来自西部,而中东部地区消费量占全国天然气总消费量的70%。随着中东部空气质量问题日渐突出,对天然气的需求愈趋旺盛。

要解决这一问题,最直接有效的一个办法是,在京津冀的“枕头”边——渤海湾,发现一个“及时雨”式超大规模气田。

这可能吗?过去50 多年的勘探历程中,无论渤海油田,还是处于渤海湾盆地的其他六大油田,始终没有找到大气田,渤海湾盆地“富油贫气”似乎已成定论。但牛成民始终相信,没有哪座高峰不可逾越,他要做的就是,用“一团火” 般的热忱, 焐热一颗颗“ 秉烛夜行”的心,继而放射出思想的光芒。

早在十余年前,渤海油田勘探热点都集中在浅层时,牛成民就目光灼灼地望向勘探“冷区”——渤西探区,以及深潜山、凹陷区天然气成藏规律等许多人兴趣缺失的领域。他提交的渤海第1口深埋潜山井井位,钻探后首次突破了渤海5000米井深, 获得101.8米厚的气层,成为渤海深潜山天然气勘探的“开山之作”。

五年前,“冷区”依然是“冷区”,就在这时,他又迈出了令人费解的一步——“明珠暗投”,将他作为勘探专家可以申报的科研项目经费,“砸”给十多年未获得优质商业发现的渤西探区。

这一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——把经费放在辽东、渤南这样的热门探区,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出成果,易如反掌交储量。相反,“押宝”给渤西探区,这种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行为,简直就是跟自己过不去。

只有他自己明白,这是心结——老探区的“低迷”就像一根刺,一直扎在他心里,他希望把它连根拔出来,尽早突破这道勘探“封锁线”。

那段时间,通过产学研用一体化协同攻关,他和项目组取得多项重大认识突破,并建立了5种油气成藏模式,这为渤西勘探带来了新思路,连续斩获曹妃甸6-4 和曹妃甸12-6 两个大中型商业发现,“冷区”勘探形势陡然明朗。

此后,他又带领勘探科研团队,逐步完善渤中凹陷成藏理论体系,渐渐雕刻出了魂牵梦绕的潜力天然气构造雏形——渤中19-6 潜山。

渤中19-6气田钻探三年来,时常“枕戈待旦”的他,像变了一个人一样:作为“健身达人”的他再没摸过篮球,他的山地车一直沉睡在后备厢,他的草原情怀淹没在不断更新的勘探图里,他的面庞由“白里透着红”成了“黄里透着黑”……

渐渐地,他抓住了“突破传统300 米储层限制”这个将渤中19-6气田由中型气田升级为超千亿方大气田的“牛鼻子”。

渤中19-6-7 井,是改变整个渤中气田命运的一口井。牛成民和团队成员日夜守在实时动态前,抢时窗攻关论证进一步“加深进尺”的可能性。就在很多人想要见好就收的时候, 牛成民没有“收手”,他带着团队成员继续挖掘那几根“心电图”一般的曲线潜力,并审慎地提出第三次和第四次加深建议。

这一“决定性瞬间”的结果是:与设计井深相比, 探井总计加深进尺635米,增加400多米的巨厚气层,一举确定了中国东部最大整装凝析气田——渤中19-6气田千亿立方米储量规模。

就在人们沉浸在大发现的胜利喜悦中时,牛成民却悄悄离开了——他要第一时间为渤中19-6-7 井的一线科研团队申报及时奖。

这对牛成民昔日的“助理”张参来说司空见怪。他最佩服的莫过于牛成民的“ 平常心”。“他就像古代的侠者一样,总是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,把鲜花和掌声留给别人。”

“勘探工作是一个群体性工作,只有团队协作,没有孤胆英雄一说。”这是牛成民始终坚守的一个信条。

最近这段时间,在渤中19-6 气田附近,牛成民带领团队又摸到了下一个气田的藏身之所。他变得更忙了,那条“回”字路上,很难再见到他的身影。但他上党课时对科研团队说的一句话,似乎还在漫漫勘探路上回响:“油气勘探没有禁区,科学探索永无止境。作为新时代的勘探工作者,我们要再接再厉、奋力奔跑,让中国梦、海洋强国梦,照亮大海深处越来越多的油气藏。” ( 记者 郝艳军 见习记者 张妍 通讯员 邬静)

分享到: